热门搜索:

有些不不公平就是因为当初一个誓言便将他这个儿子定义为私生子

时间:2018-12-24 21:13 文章来源:互联网

其实我这个人是不怎么喜欢杀女人的,所以我给过你两次机会,但这两次你却都没有去珍惜。
 
    还有一点我是骗你的,其实我跟二皇子,并不熟。”
 
    话音落下,楚休的双目宛如深潭一般,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被他施展到了极致,精神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柳卿卿瞬间被拉入到那无边的深渊当中,等她再次恢复神志时,魔气和血煞凝聚成的刀罡已经彻底将她的身体贯穿!
 
    PS:国际惯例,加更在晚上,另外祝大家五一快乐,玩的开心愉快^_^
 
 
------------
 
第三百零六章 天子望气术(第二更)
 
    PS:这章是为了盟主景风的打赏补更的。
 
    随着吴天冬和柳卿卿的身死,江东五侠已经彻底成了一个传说。
 
    而造成这江东五侠团灭的除了楚休,便只有一个秋冬茂了。
 
    如果让楚休来评价这的秋冬茂,那就只有废物这两个字,顶天算是一个有着小聪明的废物。
 
    平心而论,秋振声的确是对他有些不不公平,就是因为当初一个誓言,便将他这个儿子定义为私生子,给扔到商阳去不管不问。
 
    但秋冬茂自己也是不争气,秋振声给不了你这些,你就不想的自己去争,自己去夺?
 
    若是把楚休放在秋冬茂位置上,他百分百先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然后借用秋振声的名声来发展自己的力量,至于会不会跟秋振声翻脸,此时此刻哪还管得了这么多?
 
    结果这秋冬茂却是忍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动作,直到太子派人来找他了,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实话实说这秋冬茂的确是够隐忍,哪怕是秋振声都从来没怀疑过自己这个听话的私生子竟然想要害自己,竟然有着这么阴沉的心思。
 
    只可惜秋冬茂算错了一点,他自以为这是一个机会,只不过他却是没看清,他秋冬茂其实只是这一盘棋局当中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
 
    在这盘棋局当中,太子和二皇子才是下棋的人,秋冬茂、江东五侠等人都是棋子,姜文元也是棋子,不过他却以为自己也是下棋的人,结果却是失败了,被扔出了棋盘。
 
    至于楚休嘛,他既不是棋子也是下棋的人,他只是一个局外人,但却凭借自身硬生生的杀入棋盘当中,抢来一些棋子和好处。
 
    看着楚休,秋冬茂的脸上露出了极致的惊恐之色,他低声道:“楚大人,您想问什么,我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你千万别将我交给二皇子,千万不要杀我!”
 
    楚休拍了拍秋冬茂的肩膀,淡淡道:“我说了,其实我跟二皇子不是很熟,我也没打算将你交给他。
 
    只不过你这个人小聪明太多了,我就算是问你,你告诉我的也不是实话,说以我更希望自己来拿。”
 
    话音落下,还没等秋冬茂反应过来,楚休的双目当中便已经化为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将秋冬茂拉扯进入其中。
 
    楚休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已经修炼到了算是精深的程度了,在面对同阶武者时,或许没有夏侯氏的御神术那般霸道,但在面对秋冬茂这种级别的武者时,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可是真的有着移魂之威的。
 
    此时秋冬茂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他的精神力已经彻底被楚休的精神力所占据,粗暴的搜查着他记忆当中的一切。
 
    道佛两家的精神秘法当中有许多关于记忆类的法门,不过这些法门在楚休看来都有些类似于催眠那种,让武者不由自主的陷入其中,主动把一切都给说出来。
 
    而现在楚休所做的则是粗暴的将秋冬茂的精神力彻底摧毁,然后如同抄家一般,在其精神当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后果,那就是秋冬茂会彻底成为白痴,好处就是这种做法绝对不会出错。
 
    一刻钟之后,楚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而秋冬茂此时却是一脸的呆滞,目光无神的直视着楚休。
 
    他的精神力已经彻底被楚休给摧毁,现在这幅模样,俗称白痴。
 
    不过楚休倒也没选择去杀秋冬茂。
 
    扯虎皮,做大旗。楚休现在可是关中刑堂的人,他要杀人,怎么也要有个理由才行,哪怕这个理由非常扯淡,但也一定要有。
庄子外,守门的就只有几名龙骑禁军,就连方镇旗都已经离去了,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次的事情都已经了结了,继续守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
 
    看到楚休去而复返,还带着秋冬茂回来,其他那几名龙骑禁军都是一脸疑惑,这又是什么情况?
 
    楚休将秋冬茂送到了那名龙骑禁军的手上,道:“将这小子送到方大人那里,就说他是秋振声案子的余孽,秋振声身上七月海棠的毒便是他吓的,为的乃是害死他大哥,他好继承飞马牧场。”
 
    那名龙骑禁军愣了愣道:“可是案子不是已经完结了?”
 
    楚休淡淡道:“谁说案子完结就不能有凶手了?你把这个交给方大人,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说着,楚休将一张纸交给了那名龙骑禁军,那上面写着的是太子派人前往东齐见秋冬茂的经过,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不过这种事情也不需要证据。
 
    二皇子只需要知道太子在背后搞了什么小动作这便足够了,虽然这件事情无法对太子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不过却也能让太子的名声更差一些。
 
    秋冬茂投靠了他,结果计划失败,他却是没保住秋冬茂,这件事情主要打击的便是太子在自己人这里的名声,楚休相信二皇子知道怎么做的。
 
    至于他楚休嘛,这件事情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反正在外人看来,楚休废这么大的力气去抓秋冬茂,只是为了二皇子办事,或者说是他跟二皇子有了什么合作,这个锅,二皇子自然会帮他背的。
 
    那名龙骑禁军接过纸张,他也知道楚休跟他们的参将方镇旗有过合作的关系,现在一些知情人也是在传扬楚休其实是二皇子的人,所以他也不敢怠慢楚休,立刻去找人把秋冬茂和消息送到方镇旗那里。
 
    “对了,秋振声的尸体处理了吗?”楚休问道。
 
    那名龙骑禁军道:“还没有处理呢,这段时间朝廷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秋振声的死反倒是被人给遗忘了,所以还留在房间内保存着。
 
    不过朝廷那边正在选择下一任飞马牧场的执掌者,估计等选出来了之后,秋振声的尸体才会彻底的处理下葬。”
 
    楚休点了点头道:“那行,秋振声的尸体上还有一些未察觉的线索,我要仔细的再看一遍,回到关中刑堂后好跟上司汇报这次案件的详细经过。”
 
    那名龙骑禁军也没有怀疑,尸体关中刑堂的人都见过无数次了,现在楚休要再看一遍有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那名龙骑禁军直接将楚休给放进来,甚至都没有跟进去查看。
 
    楚休走进放置尸体的屋内,拿起秋振声的右手,五指合拢,用一种锻造兵器模型用的特殊泥土将秋振声整个右手都给拓印了过去。
 
    在秋冬茂的记忆当中,楚休顺利的找到了关于秋振声藏宝之地的消息。
 
    说实话,秋振声藏东西的地方也是够刁钻的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